二战中杜黑《制空权》预言失败原因及战役目的的个人探究

二战中,空袭的规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但是超大规模的轰炸却没得到杜黑预言中空中速胜,反而使金子般贵重的飞行员蒙受了巨大伤亡,使战略轰炸成为了一种旷日持久、消耗巨代价高昂却效果差强人意的作战形式。我个人认为原因有以下几点:

1截击机战术变化

战略空军使用的轰炸机的确是杜黑设想中的“战斗轰炸机”,而且也采取了杜黑设想中的密集编队。但敌方截击机群却抛弃了一战时期游侠骑士般的单机格斗战术,而采取以长僚双机为基本单元的多机协同作战战术。杜黑设想中的“战斗轰炸机”空战战术有类于中世纪重骑兵集团攻击,攻击正面上有无可匹敌的威力,截击机单机断无抵抗能力。但面对飞蝗般飞来的灵活的截击机,又不与轰炸机进行正面战斗,由重型截击机发射出火箭弹打散轰炸机的编队,再由中轻型截击机将已经分散的轰炸机击落。

2防空效率急剧升高且难以压制

二战爆发前雷达在欧洲的普遍装备使防空效率急剧升高,战机起飞后与轰炸机相遇的几率从百分之几到了几乎百分之百,而且还有提前预警。

可以这么说,一切理论都适用于其产生时的状况,制空权理论也不例外。原教旨主义的最大悲哀就在于拘泥于理论刚出现时的情况而不知变通,在二战前个主要工业国都不同程度的接受了制空论的情况下,如何摧毁对方防空力量已经完全不同于杜黑时代了,战略轰炸机投下基本属于盲炸的炸弹很难从空中摧毁地面防空力量,而投弹精度较高的俯冲轰炸机飞行速度过慢,极易成为防空火力的活靶子。原本无效的积极防空变成了高效的,防御又成了一种较占优势的作战方法。防空火力长期无法摧毁,就会对飞行员造成心理上和现实中的压力,迫使其提前投弹,使本来数量就不足的炸弹又被浪费一些,进而加重了投弹数量不足的情况。同时,防空力量的长期无法摧毁并且持续起作用,不断消耗着贵重的战略轰炸机和金子般的飞行员,迅速消耗着参战国的国力;德国,在某种程度上说,就是在不列颠空战和苏德战争中被耗死的。

3暴力使用不足

众所周知,二战时是人类历史上轰炸强度最高的一次,但是就单个城市而言,轰炸强度远不到杜黑在《制空权》想象的强度,在《制空权》最后的假象战争中,德国空军倾全军之力,将与法国作战后剩余的全部轰炸机都用于轰炸法国的一个城市,投下了3000吨炸弹,才把一座城市炸成废墟;但事实上,英美对科隆的轰炸中使用了12300吨炸弹才将这座城市彻底摧毁。《制空权》中最主要观点就是在没有精确打击的条件下通过弹药的一次性极大量的投掷将一座城市从空中彻底摧毁,从而对敌国人民的民心造成极大的打击,进而使敌方高层丧失继续作战的信心,达到媾和的目的。而纵观二战整个过程,只有英国的三次千机大轰炸和美国东京大轰炸可以达到杜黑的设想,当然还有那两颗原子弹。并且仔细考究杜黑的《制空权》,其中轰炸机挂载的有三种:燃烧弹、爆破弹、毒气弹。而且毒气弹还占了很重要的位置,作为一种延后杀伤的武器,毒气弹被杜黑赋予了破坏城市正常秩序的作用,使消防、医疗及其他救援人员无法尽快修复被空袭破坏的设施及抢救受伤人员,而二战中欧洲战场没用大规模使用毒气弹,自然也没有毒气弹的效果,而就千机大轰炸的效果来看,第二次轰炸由于消防体系已被第一次破坏,才有了更大的效果,也就是说,倘若第一次就使用了毒气弹,作战效果一定更大。李梅轰炸东京时命令轰炸机全部挂载燃烧弹是出于日本的建筑主要由纸木结构构成,一旦引燃根本无法扑救,有特例性质,不能用于指导现在的大规模轰炸。

个人认为,作战的本质目的并不是更多的杀人,作战目的有多种,但从来不是为杀人而杀人。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强调的大量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的本质是为了打击敌人的精神意志,会战失败对敌人的精神有极大的影响,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让敌人相信他么付出的巨大努力都是不重要的,无意义的,从而产生失望,如果遭到进一步的猛烈追击,则士气更为低落,长此以往就会造成士兵认为抵抗是无意义的结论,一旦抵抗无意义的结论变成普遍认同,我方的战斗目的就达到了。而那些一味单纯强调杀伤敌方有生力量的想法不仅不人道,而且将军人与杀手混为一谈,使战争看起来像一场杀人游戏,却忽视了其中综合国力的较量和政治目标的达成。这使和平主义者有了批评全部战争的理论依据,导致和平主义者影响作战部队士气和国防能力,破坏国家意志的实现。

战争的国家目的无非以下几种:

1大国之间的资源再分配,如两次世界大战,英西大海战。后起大国与老牌大国为不可调和的资源分配问题使用战争手段解决,但不涉及对对方领土的长期占领。这里的大国,指的是有完备工业体系的军事强国,主要特点是:对外贸易中以进口原料,出口工业制成品为主,主要工业设施为自行设计制造,国民经济中第二产业占主导地位,或是在强大工业基础上建立的第三产业占主导。这些国家之间进行的战争目的不是用陆军长期占领对手土地,而是夺取本国进一步发展所必需的资源。战争解决的是发展问题,因而对速战速决有较高的要求;一旦作战不利,会倾向于在较好情形下媾和;主要作战目的就是迫使对方放弃与己方争夺资源的想法。也就是让对方相信,与我方作战除了失败没有其他可能;作战的目的是使对方绝望。

大国,作为地区强国乃至世界强国,一般都具有较高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在其民族历史上一般也不乏先失败后胜利的例子,不可能通过一两场简单的胜利或简单的空中轰炸就能使其屈服。但其同时也是一个地区乃至世界上经济比较发达的,人民生活水平较高。如果在和平情况下长期如此,就会使民气变得阴柔,害怕战争,只要用战争威胁其平静生活,用一两场辉煌的局部胜利和使战争普遍痛苦加于其民众的内心后再以较好的媾和条件以诱惑就会使其放弃作战。二战时法国就不是在全部国力彻底耗尽后投降的,而是在德国攻破马其诺防线后又经几场战役失败就丧失了继续抵抗的勇气。法国总理在战前给英国首相的电报中将其阴柔表现的淋漓尽致:“一想到美丽的首都从空中被摧毁,心中就产生无尽恐惧”法兰西民族的浪漫最终从内部摧毁了当时欧洲头号陆军,一旦遭到围困就趋向于投降,闪击战的心理震撼力得到了彻底发挥。英国则是在长期殖民战争中积累了无穷的骄傲与信心,而且在历史上多次对抗欧洲大陆的霸权并取得了胜利;并且希特勒在欧洲大陆的所作所为是英国统治阶层绝对不能容忍的,无论在民族性上还是在国家利益上都不允许英国投降。而且德国空军还是一支战术空军,不具备进行全面战略轰炸的物质基础,投到英国人头上的炸弹太少,虽然对英国造成了巨大的伤亡,却不能造成普遍的恐惧,英国人不认为炸弹应该炸死自己的亲人,复仇心压倒了对战争和自己死亡的恐惧,这就是克劳塞维茨所谓的胜利造成了相反的精神作用的情况。而德国,虽然遭遇了千机大轰炸等疯狂的战略轰炸,但一战的教训使德国人不信任英美苏,英国在一战结束后对德国进行的大清算是德国战后进入了短暂无政府时期的主要原因,法西斯理论家鲁登道夫在《总体战》中描述的战后情况不仅仅是法西斯宣传,只有国家混乱后希特勒的暴徒行为才有一席之地。这种恐惧,决定了德国必然要战斗到最后一滴血,绝不仅仅是那几个党卫军制造的恐怖气氛。苏联,俄罗斯民族本身就是一个以征服为生存目的,这个从被征服到征服他人的民族不以死亡和战争为恐惧,拿破仑战争在俄国的失败的自豪与骄傲和共产主义的信仰是苏联决不投降的心理支撑。日本则是在美国战略轰炸之下投降的,美国对日战略轰炸无可指摘。

在这种类型的战争中,让对方每一个人都有一种死亡迫近的感觉是非常重要的。过去有一句话叫:“新兵怕炮,老兵怕机枪。”一定意义上这很荒唐,因为火炮造成了战场上80%的伤亡,如果产生伤亡,不论老兵新兵大部分是因火炮射击而产生伤亡,机枪造成的伤亡只占很少一部分。但之所以老兵怕炮二不怕机枪的原因在于当时火炮的命中率极低(与二战时轰炸有相似之处),如果一门曲射炮炸死一个特定的人,一般都不是直接以他为目标的,老兵从经验中得知一门炮炸死人都要看概率,不一定会炸死自己;侥幸心理在其中起了作用。而机枪杀人即使那些没命中的子弹也明确显示了射手的目标,这对老兵而言也有一种恐惧,就是直面死亡的恐惧。即使敢死队员也希望能活下去,更不用说是普通的平民了。战争前期极大地使用暴力使对方每个人都感到真切的恐惧而尽快结束战争总好与无休止的打下去直到一方的一切可利用资源都被耗尽并造成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

2大国与小国之间的殖民战争

大国夺取小国的资源为了自己的发展,但小国为此就要进行一场战争以求得生存。在这种战争中,小国的抵抗是极其强烈的(对民族国家而言),救亡图存的心理使一切恐怖都失去了效果,战略轰炸造成的恐怖不过坚定了继续抵抗的信心像日本二战时对我国进行轰炸和屠杀,而对大国而言,作战不仅要攻占一片土地,还要收抚这片土地上的军民之心。对大国战争因此而出现了两个目的,第一是摧毁对方的抵抗意志,使其相信抵抗己方军队的行为除了会对自己的家人造成更大的伤害。第二是是对方认为己方的占领对其有利。简而言之,就是让小国民众经历一个从绝望到有希望的过程。屠杀反而是不重要的,这只能是对方坚定抵抗信心。就是陈涉的那句著名的话:“等死,死国可乎?”最后就会演变成类似对印第安人的种族屠杀似地杀戮行动,而现在基本不存在这种可能性。

在具体实践中这些原则上就是,由于小国正规军可能不堪一击,大国军队可能会推进很快,但很快小国民众就会自发地组织起来进行游击战,这时震慑和斩首作战就没有很大效果了,因为一支小规模的抵抗组织虽然可能与高层有联系,但是并不紧密,这不同于正规军的失败情绪传播方式。高层对小股抵抗组织而言太远,他们可能从装备到战术都完全自主;对他们而言,自己朝夕相处的战友是联系最为紧密的,恐惧和失败情绪的散播也仅仅是他们亲人和战友的死亡与失踪。仅仅炸死一个战区指挥对于镇压游击战没有太大的建设性意义。所以不仅要向被征服的地区派驻足够的兵力以保证反应速度,一旦一部受袭,周围都可以进行支援,绝不能让抵抗组织想打就打,想走就走。而美军现在在伊拉克及阿富汗采用大量飞机和重炮进行火力支援的方法反应速度不仅较慢(袭击一个巡逻的排或班也就一分钟左右就可以结束战斗,而远程支援火力落地至少还要几分钟),最关键是不能封锁一个地区所有的出口,造成对方跑得了,因而无法产生心理恐惧感。只有能迅速封锁一个地区所有出口,让抵抗者可以打但逃不掉,才能形成足够的心理震慑,不至于鼓励其他犹豫者加入反抗军阵营;并且可以消耗其有训练的兵员。辅以通过严厉惩戒抵抗着全家的方式制造恐怖,使其他人不敢反抗。同时在民生方面要致力改善劳动环境和提高报酬,关注“公平和正义”,让小国民众认识到抵抗是无意义的而且与己方合作会更有利于他们的生活。之后进行程度合适的同化教育,逐步消除抵抗根基。对小国而言,就是要在第一波打击时尽量保存实力,然后疏散军队到各地构成进行游击作战的中心;当然是在这个国家政府得民心情况下。若是人心思变,亡国就不可挽回了。

暂停?

半年内网站没有更新计划。如果要说点借口的话,考研。外加鉴于网站的定位,不想为了凑更新而随便往上面写东西。但是并不是不管它了。回复通知是实时接受的,所以公告栏里的东西依然是有效的。好了,就这些了。感谢您的来访。

世界首个转基因婴儿在美国诞生-coordinator降临?

世界上第一个转基因人类产生了。在美国,经历了一系列的实验之后,三十个健康的宝宝诞生了。这一消息的披露引起了伦理层面的激烈争吵。至今,这批婴儿中的两个经过测试,已被确认各自拥有三个基因来源。
==基神终于要来3次元了吗?

seed世界上第一个转基因人类产生了。在美国,经历了一系列的实验之后,三十个健康的宝宝诞生了。这一消息的披露引起了伦理层面的激烈争吵。至今,这批婴儿中的两个经过测试,已被确认各自拥有三个基因来源。

作为新泽西州圣巴拿巴生殖医学和科学研究所的一项实验项目的结果,十五个孩子在过去的三年内诞生。这些宝宝产自几位不孕的母亲。来自女性捐助者的额外基因,注入到这些母亲未受精的卵子中,使得她们获得怀孕的能力。其中的两个一岁婴儿经过基因指纹测试,确认了他们各自遗传了来自三个成人的DNA——他们有两个母亲一个父亲。

额外的基因被这些孩子继承并融入他们的生殖细胞系意味着,他们能够将这些基因传给自己的后代。

为学术期刊《人类生殖》供稿的,以生育学教授Jacques Cohen为首的研究者称,“这是改造人类生殖细胞后,产下正常健康儿童的首个案例。”“也是在违背人性的道路上既冒失又令人担忧的一步。”

改变人类的生殖细胞——尽管只是用人类自身的基因拆东补西——是一项为全世界绝大多数科学家所避讳的技术。遗传学家担心有一天,这种方法被用于创造一些我们梦寐以求的,比如具有额外的力量或智力的新人种。

一些专家严厉批评了这个实验。来自伦敦西部Hammersmith医院的Winston勋爵,昨天告诉BBC:“没有证据表明治疗不孕必须用到这项技术。在现阶段使用这种技术令我惊讶,这在英国绝对不会被允许。”

未出生儿童保护协会的全国总监John Smeaton说:“人们当然对遭受不育之苦的夫妇抱有强烈的同情。但是这项实验只能进一步说明,作为一种孕育婴儿的手段,试管授精的整个过程将婴儿物化了。

控制英国辅助生殖技术的人类受精与胚胎管理局(HFEA)的发言人称,他们不会允许使用这项技术,因为该技术涉及生殖细胞的改造。

教授Cohen和同僚诊断结论是:这些女性不孕,是因为她们的卵细胞有微小的结构缺陷——线粒体的缺陷。

他们获得捐助者的卵子,并用极细的针,取出卵子内部含有“健康”线粒体的物质,再注入不孕妇女的卵子中。由于线粒体包含基因,该疗法下的新生儿遗传了两个女人的DNA。这些基因可以通过沿母系生殖细胞向后代传递。

Jacques Cohen被视为推动辅助生殖技术发展的,辉煌但备受争议的科学家。他开发的技术,直接向实验室中的卵子注射精子的DNA,使得不育男性可以拥有自己的孩子。在此之前,只有不孕女性能够使用试管婴儿受孕。科恩教授去年曾说过,他的技术将使得克隆儿童成为可能,而这被主流科学界认为是恐怖的征兆。

“这对我的学生而言,仅需要一个下午就能搞定。”他补充道,至少有三个人找到他希望创造一个克隆儿童,但他拒绝了他们的请求。

文章来源:世界首个基因改造婴儿诞生World’s first GM babies born

高达数字实验室http://www.gndrive.org

Gundam supernova Athrun and Kira

SEED的算是OVA吧。里面有Athrun和Kira和shin的座驾的介绍。个人感觉挺好,一直想找高清版的,但是,种子也已经没有资源了,挂离线总是95%就停。这里只贴上youku里的Athrun的介绍。下面给出两个的下载链接(youtube上下的,也可以直接去youtube下)。

(下载稍后再传。。。)

By:高达数字实验室 http://gndrive.org/

何为PS大牛

逛论坛时看到的,至少本人认为此人PS境界很高:

by:高达数字实验室http://gndrive.org/

银河核心之旅

在我们银河系中心蕴藏着什么秘密呢?在威恩(JulesVerne)的科幻名著-地心之旅(AJourneytotheCenteroftheEarth)里,哈威格教授和他一同探险的伙伴,看见了许多奇异且动人的奇景。那么,我们银河的中心又藏着什么奇景呢?天文学家已经知道部份藏在那儿的奇特天体,其中有巨大的尘埃云、明亮的星团、环状的云气、以及一颗超大质量的黑洞。不过银河中心受到尘埃和云气的阻隔,所以在可见光波段几乎是看不到,只有借助其他的电磁波段去探测它。这段银河系中心影片从数位巡天数据库的可见光图片开始拉近,随着影片前进,转换到可穿透尘埃的红外光波段,开始探索最近发现的云气,这些云气正在落入中央的黑洞。

from:每日天文图片

by:高达数字实验室http://gndrive.org

牛人自制视频逼真模拟空间传送

作者分析,此物的效果是:物质可以在最新的两个虫洞间被空间传送。

在好莱坞科幻电影、游戏或者是哆啦A梦的漫画中想必大家应该都看过不少空间传送门这神气的工具吧。如果传送门真的存在于现实世界会是什么一个效果呢。国外某间影片公司的影片后制合成师Jason就拍摄了一段在现实世界中使用空间传送抢的短片。

Jason拍摄这则影片的动机就是想要找出如果空间传送抢在现实世界存在的话,会是什么效果。在经过一番初期的测试后,他觉得如果再给这个影片一点故事情节,因此,这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则影片效果。

不过,看完之后,更令我们惊奇的事情来了。你们可能都以为那把传送枪是真的吧?错!这把传送枪也是3D合成的!

上面是粘贴来的,主要是下面视频的代码老是在摘要里显示。。。。

元素周期表又添新丁啦

114号元素和116号元素现已正式获得官方认可,成为元素周期表这个庞大家族中最具重量级的一员。这两种新元素的原子放射性极强,稳定存在的时间均不到1秒,此后便很快衰变为更轻的原子。但研究人员却似乎从中获得了某种启示,他们距离制得可以稳定存在几十年以上的超重元素又更近了一步,构建周期表中“稳定岛” (译者注:20世纪60年代,核物理学家提出了“稳定岛”假说,预言在第114号元素附近存在着超重原子核稳定区域,该区域内的原子能够长时间存在。)的神话也很快就会变成现实。

多年来,不断地有一些科学证据表明这两种新元素的存在,然而却始终没有获得官方的认可。直到最近,由来自国际纯化学与应用化学联盟(IUPAC)和国际纯物理与应用物理联合会(IUPAP)的科学家们组成的专门委员会在进行了为期三年的评估之后,终于接纳了这两位新成员,它们在元素周期表中也占据了一席之地。

事实上,自1999年以来,已有好几个研究小组陆续宣称自己已经成功制得了114号元素。但在此之中,委员会裁定有效的只有两个联合研究小组,它们互相协作并分别于2004年和2006年进行了一系列科学实验,且首次提供了有关114号元素存在的足以令人信服的科学性依据。这一系列科学实验也同时被用于证明116号元素的存在与否。

互相碰撞

上述两个联合研究小组分别是位于俄罗斯杜布纳的联合核子研究所以及美国加州的劳伦斯·利弗摩尔国家实验室,由尤里·奥冈尼西恩和肯·穆迪各自挂帅开展一系列科学实验。

俄美联合科研小组利用俄罗斯杜布纳联合核子研究所的回旋粒子加速器,通过让两个较轻的原子核互相撞击,以制取较重元素的核子。该科研小组把含有96个质子的放射性元素锔作为标靶,然后用含有20个质子的钙原子核轰击锔原子核,从而制得116号重元素的原子核。

116号元素的寿命仅有几毫秒,会衰变为114号元素,并释放出含2个质子、2个中子的粒子。114号元素也可直接通过钙原子核轰击钚而制得,其中钚元素的质子数为94。

稍纵即逝

114号元素的寿命仅有半秒钟,之后即衰变为元素周期表的又一位于2009年新近加盟的成员:被命名为哥白尼(copernicium)的112号元素。在此衰变过程中,粒子会释放出一定的能量,这也为新元素的生成提供了反应条件。

那么,114号元素和116号元素的“真面目”究竟如何呢?很遗憾,我们至今仍不得而知。由于它们的制备剂量如此微乎甚微,而且又是那么稍纵即逝,以至科学家们无从对诸如它们会与哪些其他元素进行反应等化学性质进一步深入研究。

位于匹兹堡的卡内基梅隆大学的保罗·卡罗尔坦言:这两种新元素稳定存在的时间起码要延长到1分钟左右,我们才有可能对其化学性质进行追踪分析。保罗·卡罗尔是上述专门委员会的主席,他们经过慎重决定才批准这两位新成员入驻元素周期表。

别太离谱就行

到目前为止,两位新丁还没有名字呢。暂且管114号和116号分别叫做ununquadium和ununhexium(这是一种命名规则,即IUPAC元素系统命名法)。发现它们的研究人员有权就命名问题向国际纯化学与应用化学联盟专门委员会提出建议,由国际纯化学与应用化学联盟考虑是否予以采纳。“总的来说,只要别太离谱就行,”卡罗尔对《新科学家》的记者表示说。

委员会还就113、115、118号元素的发现发表了声明:认为就目前已获得的科学依据来看,还不足以授予其入驻元素周期表的入场券。

“116”的记录也只是暂时的,我们还在朝着制得超重并且能够稳定存在几十年以上的元素的原子而迈进,也许还会发现一些为人类有用的新的化学性质。

卡罗尔表示,114号和116号元素的发现确实是欢欣鼓舞的,因为这预示着我们离“稳定岛”又近了一步,有些人预测“稳定岛”可能在质子数为120-126的元素附近。是的,确实是越来越近了。

为什么暂且管114号和116号分别叫做ununquadium和ununhexium呢?

国际纯粹与应用化学联合会(IUPAC)为统一起见,对于所有未经核定但已发现或被预测的元素名称一律依照IUPAC之命名法则制定暂定名称,使用拉丁文数字头以该元素之原子序来命名。

这种命名法中,会为未发现元素和已发现但尚未正式命名的元素取一个临时西方文字名称并规定一个代用元素符号的命名规则。此规则简单易懂且使用方便,而且它解决了对新发现元素抢先命名的恶性竞争问题,使为新元素的命名有了依据。

如ununquadium便是由un(一)- un(一)- quad(四)- ium(元素)四个字根组合而成,表示“元素114号”。

而ununhexium便是由un(一)- un(一)- hex(六)- ium(元素)四个字根组合而成,表示“元素116号”。

本文摘自:科学松鼠会

By 奥达数字实验室 http://gndriv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