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如果您对网站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移步至页面“关于本站”留言或i联系:猎户项圈。(背景音乐开关在首页最下方)

扩张顶点与国家兴衰

战略指挥室 zzwthegreat 2019℃ 已收录 0评论

人作为一种生物,有所有生物共有的趋利避害的属性,同时也面临过度繁殖与资源有限问题的困扰。《罗马帝国衰亡史》起始于奥古斯都规定罗马帝国的自然边界,中国历代王朝几乎都在控制了当时能控制的所有领土之后。大国衰落往往起始于到达扩张边界之后,这并不是因为政治制度,而恰恰是一种历史周期律的体现,本文认为这是“自然边界困局”。

历史的一般规律

只要具有基本常识就可以知道,长期的征服扩张或者生产积累都会造成巨大的财富积累,而这种情况会导致一个明显的结果就是大量奢侈品变为生活必需品,显而易见在这个过程中民气会变得阴柔,并且导致兵源素质的下降。同样手段对各个民族造成的精神打击也绝不是相同的,我们可以一般地认为。越是物质丰富文明发展的民族就越经不起精神打击,一般性的威胁后方或交通线就很有可能奏效甚至仅仅是普通的战争威胁也可能获得效果,这也是历史上屡屡出现蛮族入主中原的主要原因。即使在重机枪发明后几十年的现在,条件恶劣地区的军人心理素质一般性的还是要胜过条件发达地区,对缺粮断水及后勤补给线完全崩溃的心理承受能力更佳,尤其以撒哈拉以南非洲军队为典型。这种现象的形成是因为随着物质文明的进步,奢侈品逐步变为必需品,而在战场上,必需品越多的军队越可能遭遇短缺,在必需品短缺后心理影响也比条件较差的军队更大,罗马帝国衰亡过程中罗马军队的情况可以作为该观点的佐证,随着长期战争的结束,罗马帝国军队军纪和素质日渐下滑,最后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无法与蛮族相抗衡。如同弗朗西斯培根所说的那样“百人之中难有一人堪戴军盔,更不用说充当步兵,须知步兵乃一国军队之主力。”虽然现代科技的发展阻止了这种情况再次发生,但目前来看也已经不能给予发达国家随意入侵他国的能力,尤其是目前代理人战争越演越烈,在主要单兵武器方面发达国家已与发展中国家没有根本性差别,在重武器难以发挥实力的城市战场中发展中国家的抵抗组织使发达国家军队陷入颓势;这实际上也是旧殖民体系崩溃的原因,就是发达国家已经无力通过直接占领的手段在发展中国家获得超额的利润。对于各大国而言,战争形态反而开始向克劳塞维茨时代接近,即由单一军种(空中力量)决战在短时间内即可决定战争走向。

第二点也非常明显,就是扩张边界的出现主要是发达民族的军队构成已经不适应在该区域作战的需要;罗马军团的百人队无法在森林中发挥集团作战的优势而被蛮族凭借数量优势歼灭,主要由步兵组成汉族军队难以在草原与少数民族的骑兵部队作战中往往由于机动性差被少数民族军队歼灭。但在军队到达扩张边界的时国内经济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发展到扩张边界,保证了缓冲区纵深,从而保证了先进民族在到达扩张边界初期的屡战屡胜。而原本,在军队触及本国的最远利益边疆之后,一国所能维持的最大人口和最大经济总量都被国土和资源确定,但是人口的过度繁殖最终会将这一点完全打破,由于人口具有过度繁殖的特性,为了维持人口的正常生活而存在的经济也就有了过度发展的特性;人口的增加最终导致边疆地区的过度开发,进而降低缓冲区的纵深,随着人口的增加经济的发展原来的缓冲区会逐步变为经济发达地区,而为了掩护这些地区军队必须向前继续获得新的缓冲区,而若是无法获得缓冲区的情况下就很有可能必须为了保护经济发达地区被迫进行或接受决战,这种缓冲区的损失一般都是由于在军队触及扩长边界后经济过度发展而导致的;。由此在战争时期降低本国军队在边疆地区作战的回旋余地。连续的失败极易打击民心士气,更会对边疆地区的经济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最重要的,这会刺激边疆相对落后民族对发达民族发动进攻的冲动,这一般都是中央王朝失败的主要外因之一,即使之后边疆地区饱受战乱民生凋敝,少数民族会向先进民族内部继续进攻而不是停止,虽然在这个过程中由于缓冲区纵深已经恢复先进民族军队可能有短时间的连续胜利,但往往由于全民族的堕落而不能使这种胜利重新变为辉煌的开始。

第三点,在到达扩张边界之后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有所突破,在国内物质积累已经达到相当程度的情况下,国内很有可能出现相当大的阻力导致进一步的扩张不可能;而越过自然边界进行进一步扩张本身却需要长期的基础科学及先进技术的积累方能继续进行;且一国一旦习惯于以某种方式进行扩张,在长期成功后一旦遭遇失败就很有可能停止尝试其他方法。无论是中国采取和亲政策或罗马将莱茵河—多瑙河一线作为自然边界都与以上因素有关。

这三点使中国和罗马帝国在达到扩张边界之后先后停止了进一步扩张,并没有率先获得地理大发现并在之后漫长岁月中逐渐衰落。从目前情况来看,人类再次面临这种状态,在19世纪中叶通过第二次工业革命完成的资本主义世界市场本事也是人类作为一个物种整体扩张到了技术所能支撑的自然边界的产物。之后,经济危机的规模和危害性不断增大,且出现了中国和罗马到达自然边界之后常见的周期性危机,从基础科学角度上看也开始有了停滞倾向,新概念设备尤其是动力设备难以转化为实际应用的生产力;且由于生产力的发展,国家衰落速度大幅加快,中国封建王朝出现经济危机大约需要200-300年,资本主义国家只需要10-15年时间;由此可以预计,一个资本主义强国从全盛到衰落只需要30年左右。所以本文从历史的角度认为,人类开始要面对整个物种的“自然边界困局”。如果处理不当,就可能导致整体性衰落,但是就如同爱德华吉本所言:“在一个国家由尼禄统治时,其他国家的王位上正坐着尤里安。”在资本主义国家走向其必然灭亡的结局时,社会主义国家应该挑起引领人类前进的大梁。

中国历史上大战略设计

中华帝国许久以来被尊为天朝上国的原因显然是通过将国都附近地区变成兵源地而在边远地区宣传教化来维持整个华夷秩序;我国通过在合理限度内增强自己盟友实力的手段来获取安全,也就是“天子之土,守在四夷”,中华帝国作为一个拥有绝对实力的仲裁者在东亚建立了华夷秩序,在几千年内深入人心,凭借的是将自己附属国一视同仁,任何附属国都不应做出威胁其他附属国行为,否则会被中央王朝联合各附属国彻底消灭;从华夷秩序延续几千年就可以看出,这种通过各附属国互相钳制来遏制某个单个附属国势力过大的手段有巨大的政治稳定性,同时不断向附属国输出文教来同化少数民族,能够确保国家利益边疆长治久安。而这种秩序得以存在的前提,就是“犯强汉者,虽远必诛”,实际上是把中央王朝的国家机器作为国际法的执行者,通过中央王朝的国家暴力来维持整个政治体系的正常运转;由此,中央王朝的整体反应能力与反应速度对整个华夷秩序的存废有直接关系,向任何法律体系一样,迟到的正义等于非正义,任何国家试图突破这个秩序而得不到尽快的镇压就会导致其他国家的效仿最终导致“礼崩乐坏”甚至“五胡乱华”的极端混乱。快速反应力量的缺乏导致农耕民族的中央王朝对蒙古草原用兵出现了明显的败多胜少的局面,最后凡是对游牧民族用兵在国内都会引起极大的阻力,并最终在唐朝中期时中央政权中形成了不再尝试将游牧民族纳入“华夷秩序”范围的观点。这种疆域的“玻璃天花板”在文化上对“华夷秩序”乃至中华文明的危害绝不亚于游牧民族时常南侵在军事经济上对中央王朝的压力:由于出现了中央王朝无法消灭的敌人,在思想上出现了笼统反对一切战争的投降主义思想倾向。以安史之乱为标志,儒家文明事实上开始走向衰落,不但以幽云十六州为国防前线不思进取,丝绸之路再也没有彻底打通,汉族儒生开始出现大规模依附少数民族为生,。畏战情绪不断上升使导致了各种无意义的奇谈怪论,极大地延缓了中央王朝整体反应能力与对附属国的控制能力,最大的问题其实就是投降主义开始盛行,文化上不再重视“化夷为夏”的文化同化,而这本是中国历朝控制少数民族的定国之本。

美国战略问题与我国应对之策

在经济大萧条后,罗斯福新政切中当时国家财政盈余充足但市场流通货币不足这一问题,采取了国家救济手段;流动中的社会财富必须至少满足全社会完成简单再生产的规模,只要低于这个规模不可避免的将成为起义或动乱的导火索,国家通过向私人资本注资的手段恢复恢复社会流动资本的手段会由于私人资本必然会把一定数量流动资本通过进行扩大再生产的手段退出社会流通领域而难以为继;亚当•斯密在古典经济学巨著《国富论》中已经发现了这个问题,但是他选择性的无视了这一点,并一厢情愿的认为富人在积累巨大财富后会等量的增大雇佣工人的数量以保持流动资本总量的稳定。近一百年后,在次贷危机爆发时美国政府不顾国债已经接近一年国内生产总值的事实依旧使用加大政府财政投入的手段,自以为自己军队控制了全球经济命脉就可以通过将全世界经济拉入谷底的手段来拯救自己经济,以为美国可以靠光荣而不是靠劳动获得生存;以为由于美国的胁迫那些国家就不得不向美国屈膝而不顾及自己合法的利益;以为在文明世界里,道德公理不应比单纯的武力更为强大,以为自己可以左右世界的民意;更以为自己是所谓“上帝的选民”而有神佑可以不凭自己辛勤劳动来摆脱经济危机。这不但是美国作为世界大国政策的失败,还是美国国力快速下滑的原因之一。

资本主义最大的问题是资产阶级的逐利性,由于实物产品不但容易计算出价值使工人阶级萌发反抗意识且为了更快的获得利润,在金融资本控制下美国经济逐渐进入虚拟化,虽然保证了资产阶级的财富扩张,却无助于国家的真正强盛;因为经济空心化一般基于军事实力独步世界的基础之上,但虚拟经济的过度发展会导致投资者对新技术的敏感性和投资意愿都会明显降低;金融资本的逐利性直接导致制造业的空心化和落后性,一战前的英国就是这方面的典型代表,由于英国在第二次工业革命中的滞后或者说是无意识使英国就此衰落,而德国发动的两场世界大战极大的加速了这一点。美国盛行的反智主义和基督教原教旨主义逐步合流使美国的科研环境日趋混乱,基础教育更是受到了严重冲击。更为重要的是,在几十年强盛的表面下,实际上是美国无力再次轻松打败一个国家并将其收入自己体系中的窘迫,在二战结束后美国进行了6场局部战争,结果是朝鲜仍然存在,越南统一,科索沃、伊拉克和阿富汗至今仍是战乱不断,实际上可以认为美国没能再次控制一个国家,虽然苏联解体表面上来看是美国胜利的标志,实际上这是一场极大消耗美国国力的消耗战,苏联解体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是一个内部原因多于外部原因的历史遗留问题总爆发,而非民主的胜利;实际上也说明了利益分配不均和不在文化上进行同化仅凭暴力征服的危险性。而以上两个导致苏联解体的主要问题美国都有存在,近年来还有日趋加重的趋势:美国族群问题,分配问题随着扩张边界的到达而日趋激烈;那个提出美国梦的地广人稀的新生国家已经为一个喜欢浪费的人口大国所取代。而美国文化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凝聚力,大批移民逐利而来,无利即走;毛主席当年的“一切帝国主义都是纸老虎”的著名论断现在仍然成立。美国建立于文艺复兴的思想基础上,其国家体系接近于罗马帝国,而罗马帝国衰亡的原因美国已经全部具备:基督教宗教狂热以及随之而来的反科学倾向,民主政治日趋沦为利益集团争权夺利互相扯皮的工具,国内两极分化极端严重。

但我们仍然要看到,美国目前的综合国力仍然巨无匹敌,无论内部问题多么大,正面对抗绝对是个非常荒谬的事情。但是美国作为一个只有不到250年历史的年轻国家,其历史积淀是非常差的,美国在上升阶段由于由有当时霸权国家英国的保护而过分顺利,苦难的缺失使其民族融合过程进行非常不彻底;我国在这一点上完全不同,我国不仅是一个拥有五千年漫长历史的国家,也是历经过“五胡乱华”、南北朝、五代十国以及元,清这样的少数民族政权的国家,民族已经进行了长期的同化和近乎彻底的融合,中国更能承受长期政策造成的短期痛苦而不造成民族分裂,这是中国具有的最大的战略优势。这决定了中国无需凭借多元文化多元价值观等观念来分裂社会以缓和民族矛盾。在目前美国综合实力远超我国的情况下,与美国进行全面对抗依旧实属不智。但是如果前文所述的形势继续发展下去,美国不可能长期通过武力占领来获得超额利润,而这一点动摇了美国罗马帝国式以武力获取超额利益的立国之本。但美国现在对华政策实际上却是源于对苏政策:以资源消耗战为主而以意识形态宣传攻势为辅,这是基于崛起中的大国会与守成大国进行全方位对抗的假设而来的。也确实在盎格鲁-撒克逊人对抗德国和苏联过程中也经过了检验,问题在于这种思维对中国而言并不适用;从历史上看,中国没有与外族完全不接触的历史只顾全面对抗的历史和习惯;而从现实上看,中国与包括美国在内的诸多国家保持着极大的贸易往来,在相当程度上享受了中苏两国在20世纪50年代促成的旧殖民主义体系崩溃所达成的表面“门户开放”的成果,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维持了中国在前殖民地国家中的形象,保证了中国不会重蹈苏联的覆辙。

历史上看,后发国家只要遵循有序扩张步骤,从远边疆逐步蚕食守成大国的利益疆域,随着守成大国衰退的步伐缓慢前进,最终都能获得成功。尽管目前世界形势与历史有了相当大的变化,指导一个国家强大的基本精神却没有变,基本过程仍然为渗透-控制-同化三步。渗透过程基本是基于贸易或征服,但是目前对我国而言仅有贸易一条路可走;对中资机构和人员而言向所在国传播,具体方式上应该同样采取渗透式,例如在职工食堂里提供大量中国菜肴,在所在地区建立学校、医院等手段。控制过程应该从渗透中期即逐步开始,首先应以安保人员的进驻为主要特点,其形式应为各中资机构的中国安保人员并来源于解放军退役人员,国内应有隶属对外情报机关的机构来统一调控此事,国内应成立专门的涉外安保公司来提供掩护,这些外派人员最重要的责任首先是保卫中资机构和人员的生命财产安全,之后在我国与所在国利益高度重合的情况下可以适当介入当地治安。但主要目的仍然是防止我国涉外公司企业在经营和传播我国文化过程中遭遇某些别有用心西方国家策动的武装袭击;同时辅以经济一体化,货币直接兑换或者直接使人民币成为其基准货币。控制过程中我国移民人口占所在国比例应该增加,从而真正实现控制所在国经济命脉,并将该国教育体系与我国完成统一;这时即可开始同化过程,从军事上可以开始使用先进武器直接武装该国军队,政治上进行同盟,最终达到“化夷为夏”的目的。而在以上三个步骤中,文化传播和人口移入都是关键点,但公平合理的国际贸易和言出必行的援助及政治承诺却是打开一国大门最方便的钥匙,是完成整个同化过程最根本的基础。在一战前美国殖民政策胜过英法德的主要一点实际上也是相对合理地对待殖民地人民。

以上都是历史的经验,新时代却有新特点,其一是生产力发展已经超过了一个地球陆地资源所能承载的限度,必须通过获得新的资源来源区,也就是远边疆。远边疆可以分为高边疆、深边疆、以及传统远边疆三类,前两类特别是第一类远边疆的重要性要超过传统远边疆。也就是先进交通工具成为了一种必须,有文献(《无工质微波推力器推力测量实验》物理学报Vol.61.No.11.2012)报道称微波辐射可以直接转化为推力而不需要任何推进介质,这应该是一种方向。实际上,与空中和海上不同,外层空间更接近于陆地,设备一旦入轨,不需要大量能量即可长期保持在轨状态。其二,高边疆可以彻底解决人类所面临的自然边界困局,只要能解决宇航问题,在可预见的未来不会出现“自然边界困局”。无论从什么角度看,控制高边疆就可以控制深边疆和传统远边疆;在人类大规模利用太空之前没有必要统一地球,作为一种破局之策,仅需保持国家保卫利益边疆的绝对实力就有可能在短时间内在纯技术领域获得突破,即使无法获得巨大资源红利,也能获得巨大的国防优势乃至核闪击他国且不遭核报复的绝对优势。

总结

综上所述,我国在进一步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与守成大国发生对抗,但在整个过程中,我国应注意的实际上只有三点:

一,注意在整个过程中保持合理市场政策而非殖民主义或“天下同福”这两个极端。

二,保持军事实力足以保证利益边疆的安全。

三,绝不停止对基础科学和技术进步的投资,并以开拓高边疆为牵头来实现全面优势。

最后,我们应该相信,在资本主义走向其命中注定的灭亡之路时,我国作为硕果仅存的社会主义大国,必将承担起引领人类走向新时代的历史使命并在这个过程中完成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本站文章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www.gndrive.org/2013/12/16/%e6%89%a9%e5%bc%a0%e9%a1%b6%e7%82%b9%e4%b8%8e%e5%9b%bd%e5%ae%b6%e5%85%b4%e8%a1%b0/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