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如果您对网站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移步至页面“关于本站”留言或i联系:猎户项圈。(背景音乐开关在首页最下方)

二战中杜黑《制空权》预言失败原因及战役目的的个人探究

战略指挥室 zzwthegreat 1072℃ 已收录 0评论

二战中,空袭的规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但是超大规模的轰炸却没得到杜黑预言中空中速胜,反而使金子般贵重的飞行员蒙受了巨大伤亡,使战略轰炸成为了一种旷日持久、消耗巨代价高昂却效果差强人意的作战形式。我个人认为原因有以下几点:

1截击机战术变化

战略空军使用的轰炸机的确是杜黑设想中的“战斗轰炸机”,而且也采取了杜黑设想中的密集编队。但敌方截击机群却抛弃了一战时期游侠骑士般的单机格斗战术,而采取以长僚双机为基本单元的多机协同作战战术。杜黑设想中的“战斗轰炸机”空战战术有类于中世纪重骑兵集团攻击,攻击正面上有无可匹敌的威力,截击机单机断无抵抗能力。但面对飞蝗般飞来的灵活的截击机,又不与轰炸机进行正面战斗,由重型截击机发射出火箭弹打散轰炸机的编队,再由中轻型截击机将已经分散的轰炸机击落。

2防空效率急剧升高且难以压制

二战爆发前雷达在欧洲的普遍装备使防空效率急剧升高,战机起飞后与轰炸机相遇的几率从百分之几到了几乎百分之百,而且还有提前预警。

可以这么说,一切理论都适用于其产生时的状况,制空权理论也不例外。原教旨主义的最大悲哀就在于拘泥于理论刚出现时的情况而不知变通,在二战前个主要工业国都不同程度的接受了制空论的情况下,如何摧毁对方防空力量已经完全不同于杜黑时代了,战略轰炸机投下基本属于盲炸的炸弹很难从空中摧毁地面防空力量,而投弹精度较高的俯冲轰炸机飞行速度过慢,极易成为防空火力的活靶子。原本无效的积极防空变成了高效的,防御又成了一种较占优势的作战方法。防空火力长期无法摧毁,就会对飞行员造成心理上和现实中的压力,迫使其提前投弹,使本来数量就不足的炸弹又被浪费一些,进而加重了投弹数量不足的情况。同时,防空力量的长期无法摧毁并且持续起作用,不断消耗着贵重的战略轰炸机和金子般的飞行员,迅速消耗着参战国的国力;德国,在某种程度上说,就是在不列颠空战和苏德战争中被耗死的。

3暴力使用不足

众所周知,二战时是人类历史上轰炸强度最高的一次,但是就单个城市而言,轰炸强度远不到杜黑在《制空权》想象的强度,在《制空权》最后的假象战争中,德国空军倾全军之力,将与法国作战后剩余的全部轰炸机都用于轰炸法国的一个城市,投下了3000吨炸弹,才把一座城市炸成废墟;但事实上,英美对科隆的轰炸中使用了12300吨炸弹才将这座城市彻底摧毁。《制空权》中最主要观点就是在没有精确打击的条件下通过弹药的一次性极大量的投掷将一座城市从空中彻底摧毁,从而对敌国人民的民心造成极大的打击,进而使敌方高层丧失继续作战的信心,达到媾和的目的。而纵观二战整个过程,只有英国的三次千机大轰炸和美国东京大轰炸可以达到杜黑的设想,当然还有那两颗原子弹。并且仔细考究杜黑的《制空权》,其中轰炸机挂载的有三种:燃烧弹、爆破弹、毒气弹。而且毒气弹还占了很重要的位置,作为一种延后杀伤的武器,毒气弹被杜黑赋予了破坏城市正常秩序的作用,使消防、医疗及其他救援人员无法尽快修复被空袭破坏的设施及抢救受伤人员,而二战中欧洲战场没用大规模使用毒气弹,自然也没有毒气弹的效果,而就千机大轰炸的效果来看,第二次轰炸由于消防体系已被第一次破坏,才有了更大的效果,也就是说,倘若第一次就使用了毒气弹,作战效果一定更大。李梅轰炸东京时命令轰炸机全部挂载燃烧弹是出于日本的建筑主要由纸木结构构成,一旦引燃根本无法扑救,有特例性质,不能用于指导现在的大规模轰炸。

个人认为,作战的本质目的并不是更多的杀人,作战目的有多种,但从来不是为杀人而杀人。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强调的大量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的本质是为了打击敌人的精神意志,会战失败对敌人的精神有极大的影响,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让敌人相信他么付出的巨大努力都是不重要的,无意义的,从而产生失望,如果遭到进一步的猛烈追击,则士气更为低落,长此以往就会造成士兵认为抵抗是无意义的结论,一旦抵抗无意义的结论变成普遍认同,我方的战斗目的就达到了。而那些一味单纯强调杀伤敌方有生力量的想法不仅不人道,而且将军人与杀手混为一谈,使战争看起来像一场杀人游戏,却忽视了其中综合国力的较量和政治目标的达成。这使和平主义者有了批评全部战争的理论依据,导致和平主义者影响作战部队士气和国防能力,破坏国家意志的实现。

战争的国家目的无非以下几种:

1大国之间的资源再分配,如两次世界大战,英西大海战。后起大国与老牌大国为不可调和的资源分配问题使用战争手段解决,但不涉及对对方领土的长期占领。这里的大国,指的是有完备工业体系的军事强国,主要特点是:对外贸易中以进口原料,出口工业制成品为主,主要工业设施为自行设计制造,国民经济中第二产业占主导地位,或是在强大工业基础上建立的第三产业占主导。这些国家之间进行的战争目的不是用陆军长期占领对手土地,而是夺取本国进一步发展所必需的资源。战争解决的是发展问题,因而对速战速决有较高的要求;一旦作战不利,会倾向于在较好情形下媾和;主要作战目的就是迫使对方放弃与己方争夺资源的想法。也就是让对方相信,与我方作战除了失败没有其他可能;作战的目的是使对方绝望。

大国,作为地区强国乃至世界强国,一般都具有较高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在其民族历史上一般也不乏先失败后胜利的例子,不可能通过一两场简单的胜利或简单的空中轰炸就能使其屈服。但其同时也是一个地区乃至世界上经济比较发达的,人民生活水平较高。如果在和平情况下长期如此,就会使民气变得阴柔,害怕战争,只要用战争威胁其平静生活,用一两场辉煌的局部胜利和使战争普遍痛苦加于其民众的内心后再以较好的媾和条件以诱惑就会使其放弃作战。二战时法国就不是在全部国力彻底耗尽后投降的,而是在德国攻破马其诺防线后又经几场战役失败就丧失了继续抵抗的勇气。法国总理在战前给英国首相的电报中将其阴柔表现的淋漓尽致:“一想到美丽的首都从空中被摧毁,心中就产生无尽恐惧”法兰西民族的浪漫最终从内部摧毁了当时欧洲头号陆军,一旦遭到围困就趋向于投降,闪击战的心理震撼力得到了彻底发挥。英国则是在长期殖民战争中积累了无穷的骄傲与信心,而且在历史上多次对抗欧洲大陆的霸权并取得了胜利;并且希特勒在欧洲大陆的所作所为是英国统治阶层绝对不能容忍的,无论在民族性上还是在国家利益上都不允许英国投降。而且德国空军还是一支战术空军,不具备进行全面战略轰炸的物质基础,投到英国人头上的炸弹太少,虽然对英国造成了巨大的伤亡,却不能造成普遍的恐惧,英国人不认为炸弹应该炸死自己的亲人,复仇心压倒了对战争和自己死亡的恐惧,这就是克劳塞维茨所谓的胜利造成了相反的精神作用的情况。而德国,虽然遭遇了千机大轰炸等疯狂的战略轰炸,但一战的教训使德国人不信任英美苏,英国在一战结束后对德国进行的大清算是德国战后进入了短暂无政府时期的主要原因,法西斯理论家鲁登道夫在《总体战》中描述的战后情况不仅仅是法西斯宣传,只有国家混乱后希特勒的暴徒行为才有一席之地。这种恐惧,决定了德国必然要战斗到最后一滴血,绝不仅仅是那几个党卫军制造的恐怖气氛。苏联,俄罗斯民族本身就是一个以征服为生存目的,这个从被征服到征服他人的民族不以死亡和战争为恐惧,拿破仑战争在俄国的失败的自豪与骄傲和共产主义的信仰是苏联决不投降的心理支撑。日本则是在美国战略轰炸之下投降的,美国对日战略轰炸无可指摘。

在这种类型的战争中,让对方每一个人都有一种死亡迫近的感觉是非常重要的。过去有一句话叫:“新兵怕炮,老兵怕机枪。”一定意义上这很荒唐,因为火炮造成了战场上80%的伤亡,如果产生伤亡,不论老兵新兵大部分是因火炮射击而产生伤亡,机枪造成的伤亡只占很少一部分。但之所以老兵怕炮二不怕机枪的原因在于当时火炮的命中率极低(与二战时轰炸有相似之处),如果一门曲射炮炸死一个特定的人,一般都不是直接以他为目标的,老兵从经验中得知一门炮炸死人都要看概率,不一定会炸死自己;侥幸心理在其中起了作用。而机枪杀人即使那些没命中的子弹也明确显示了射手的目标,这对老兵而言也有一种恐惧,就是直面死亡的恐惧。即使敢死队员也希望能活下去,更不用说是普通的平民了。战争前期极大地使用暴力使对方每个人都感到真切的恐惧而尽快结束战争总好与无休止的打下去直到一方的一切可利用资源都被耗尽并造成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

2大国与小国之间的殖民战争

大国夺取小国的资源为了自己的发展,但小国为此就要进行一场战争以求得生存。在这种战争中,小国的抵抗是极其强烈的(对民族国家而言),救亡图存的心理使一切恐怖都失去了效果,战略轰炸造成的恐怖不过坚定了继续抵抗的信心像日本二战时对我国进行轰炸和屠杀,而对大国而言,作战不仅要攻占一片土地,还要收抚这片土地上的军民之心。对大国战争因此而出现了两个目的,第一是摧毁对方的抵抗意志,使其相信抵抗己方军队的行为除了会对自己的家人造成更大的伤害。第二是是对方认为己方的占领对其有利。简而言之,就是让小国民众经历一个从绝望到有希望的过程。屠杀反而是不重要的,这只能是对方坚定抵抗信心。就是陈涉的那句著名的话:“等死,死国可乎?”最后就会演变成类似对印第安人的种族屠杀似地杀戮行动,而现在基本不存在这种可能性。

在具体实践中这些原则上就是,由于小国正规军可能不堪一击,大国军队可能会推进很快,但很快小国民众就会自发地组织起来进行游击战,这时震慑和斩首作战就没有很大效果了,因为一支小规模的抵抗组织虽然可能与高层有联系,但是并不紧密,这不同于正规军的失败情绪传播方式。高层对小股抵抗组织而言太远,他们可能从装备到战术都完全自主;对他们而言,自己朝夕相处的战友是联系最为紧密的,恐惧和失败情绪的散播也仅仅是他们亲人和战友的死亡与失踪。仅仅炸死一个战区指挥对于镇压游击战没有太大的建设性意义。所以不仅要向被征服的地区派驻足够的兵力以保证反应速度,一旦一部受袭,周围都可以进行支援,绝不能让抵抗组织想打就打,想走就走。而美军现在在伊拉克及阿富汗采用大量飞机和重炮进行火力支援的方法反应速度不仅较慢(袭击一个巡逻的排或班也就一分钟左右就可以结束战斗,而远程支援火力落地至少还要几分钟),最关键是不能封锁一个地区所有的出口,造成对方跑得了,因而无法产生心理恐惧感。只有能迅速封锁一个地区所有出口,让抵抗者可以打但逃不掉,才能形成足够的心理震慑,不至于鼓励其他犹豫者加入反抗军阵营;并且可以消耗其有训练的兵员。辅以通过严厉惩戒抵抗着全家的方式制造恐怖,使其他人不敢反抗。同时在民生方面要致力改善劳动环境和提高报酬,关注“公平和正义”,让小国民众认识到抵抗是无意义的而且与己方合作会更有利于他们的生活。之后进行程度合适的同化教育,逐步消除抵抗根基。对小国而言,就是要在第一波打击时尽量保存实力,然后疏散军队到各地构成进行游击作战的中心;当然是在这个国家政府得民心情况下。若是人心思变,亡国就不可挽回了。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