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如果您对网站有任何建议或意见请移步至页面“关于本站”留言或i联系:猎户项圈。(背景音乐开关在首页最下方)

史前文化能量

动力炉设计图 zzwthegreat 1434℃ 已收录 0评论

在佐尔·戴瑞达发现生命之花后,种子如何令外壳破裂的独特机理引起了佐尔极大的兴趣。他决定将这个发现付诸于实用。实际上,在泰洛语中,“史前能量”和“机器人技术“从字面上来看就是“佐尔的发现”和“佐尔的科学”。

而在奥普特拉语中,因维人给它的名字,则意为简单的“能量”。英语中的名称则是从泰洛语中对未处理过的生命之花种子的称呼直译而来的,这类种子是隐藏在SDF-1内部的宝藏中最总要的一种。

史前能量是指从生命之花的种子中提取能量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通过增加压力阻止种子萌发,富含锂和氘的溶液渗透到种子和周围的环境中,其中的微量元素发生冷核聚变,释放出能量。在自然条件下,这个反应的强度受到反应所需的同位素丰度的限制,但在人工环境中,可以依据所需的能量产生速率来制备溶液,浓度可以相当的高。
在种子细胞特定的分化组织中有一类特殊的蛋白质长链,通常被称为聚变序列,它可以结合必须的反应物,扭曲成紧密的一束,从而把锂-6原子核和氘原子核挤压到足够紧密发生聚变的程度。这些原子核属于波色子(自旋是普朗克常数的整数倍),因而可以被紧密挤压在一起,不受泡利不相容原理的影响。原子核之间的库伦斥力于是成为发生核聚变的唯一阻碍。(译者注:这段解释不必太当真了,前面关于生命之花的成长过程我不知道是否有什么明显的植物学上的漏洞,但是这里,分子之间的范德瓦尔斯力可以强大到超过核间的库伦斥力的确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作者本身是rice的天体物理博士,按理不该存有这样的想法。)

事实上,冷核聚变并非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利用超声波轰击氘氚混合溶液(加料的重水),理论上可以引发低温核聚变,超声波会在溶液中形成气泡,气泡长大,破裂的瞬间可以产生百万甚至千万度的高温,几年前science曾经冒失的发表过一篇此类文章,由于实验结果未能得到重复,science杂志和文章作者的声誉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但是,一般物理学研究人员都还是承认这条道路在理论上是可行的。自然界中能够发出超声波的生物不少,完全可以设想生命之花也具有类似的能力)。

这种溶液同时也含一些有利于种子存活的营养物质,它的正式名称是史前能量基质。但是,由于经常被简单的称为史前能量,从而产生一个普遍的误解,虽然史前能量本质上是指一个能量释放的过程,但是常常被误认为是一种供给机甲和反应堆需要的燃料。根据实用中对能量释放形式的不同需求,史前能量基质可以进行必要的调整。在生物活性处于停滞状态的情况下,生命之花种子/史前能量基质这一相互作用体系逐渐释放出它们储存的能量,锂-氘溶液浓度越高,能量释放的速度越快。为了维持一个稳定的能量输出,溶液的浓度和压强需要保持在适度的水平上 。大部分的民用和舰/船用史前能量反应堆都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工作的。在理想的状态下,由于种子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只要向溶液中持续补充反应原料和营养物质,发动机几乎可以无限制的输出能量。然而,在聚变反应中会产生碳原子和其他反应废料,这些物质会结合在一起形成简单的有机分子,并且同种子结合在一起,无法滤出。从而使得种子可以获得足够的营养,打破逐渐受到削弱的种子外壳而萌发。发芽的孢子产生器将不再消耗史前能量基质,能量的释放就此停止。机器人统治者实际上把生命之花当成了寄生植物,由于缺少因维人给在反应堆的新长出来的生命之花授粉(或者对机器人统治者种植的生命之花来说,缺少另一种信息素使生命之花授粉),这样长出来的新一代生命之花不能结果,也就无法用来产生能量。

另一方面,某些应用场合要求发动机在短时间内释放出大量的能量。所以需要极高浓度的史前能量基质,而且种子必须被置于高压之下。史前能量电池就是在这种条件下工作的,它特别适用于需要尽可能减少发动机体积的场合,尽管工作的时间有限。与反应堆中的工作环境不同,电池中高浓度的基质和极高的压力大大的提高了能量释放的速率,但是也使得种子丧失了发芽的能力。等到电池中的大部分史前能量基质耗尽的时候,包含在电池中的种子也死了。

无论在上述的哪一种情况下,聚变反应中产生的能量都是通过高能粒子的形式释放出来,这些粒子随后被种子吸收,产生热量。通过强导热体将能量从种子传输到热电偶处,从而将热能转变为电能。从反应堆中排出的余热几乎是这一过程中唯一的副产物。由于泰洛人的材料科学的进步,发明了一种工作效率非常接近于热力学效率极限的热电偶,从而使反应余热降到最小。包括因维人在内,每一个使用史前能量的种族都采用了这项技术。

在反应堆工作模式下,能量释放的速率相对缓慢,史前能量基质必须时常排出反应堆进行过滤,排出反应废料,并补充聚变反应必需的反应原料–锂和重水。反应堆从而可以持续工作数十年之久,直到种子自然破裂开始长出孢子发生器。而在电池中,生命之花的种子一般会在剧烈的能量释放过程中被杀死,所以电池中的基质通常被有意制备成相当高的浓度,使得种子死亡时电池里的史前能量基质几乎全部耗尽。

关于史前能量过程,这里还要提到另外一点。聚变反应本身,还有它释放的高能粒子,对于种子的细胞结构都是相当有害的。为了保护种子的活性,生命之花在种子阶段发展出了强大的自我修复机制,可以补偿能量释放过程中对种子细胞造成的破坏。在这个机制中,或者说至少在生命之花的人工应用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是泰洛人命名的一种名为“zhailoni”的酶系物质(地球人称为zylonases)。这些酶可以大大加快蛋白质构建的速度,从而加速受损细胞的修复,没有这种酶的帮助,许多对细胞的伤害本该是致命的。然而,史前能量发生器中极端的工作条件(尤其是在史前能量电池中)会最终产生超出细胞自我修复能力的伤害,造成种子的死亡。
史前能量是指从生命之花的种子中提取能量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通过增加压力阻止种子萌发,富含锂和氘的溶液渗透到种子和周围的环境中,其中的微量元素发生冷核聚变,释放出能量。在自然条件下,这个反应的强度受到反应所需的同位素丰度的限制,但在人工环境中,可以依据所需的能量产生速率来制备溶液,浓度可以相当的高。在种子细胞特定的分化组织中有一类特殊的蛋白质长链,通常被称为聚变序列,它可以结合必须的反应物,扭曲成紧密的一束,从而把锂-6原子核和氘原子核挤压到足够紧密发生聚变的程度。这些原子核属于波色子(自旋是普朗克常数的整数倍),因而可以被紧密挤压在一起,不受泡利不相容原理的影响。原子核之间的库伦斥力于是成为发生核聚变的唯一阻碍。 现实世界中,我也很看好受控高温核聚变。估计这是人类摆脱能源危机的最有路径。

通过控制溶液的浓度和压强实现能量的稳定释放,并通过强导热体将热能快速输送到热电偶转化为电能 这种溶液同时也含一些有利于种子存活的营养物质,它的正式名称是史前能量基质。但是,由于经常被简单的称为史前能量,从而产生一个普遍的误解,虽然史前能量本质上是指一个能量释放的过程,但是常常被误认为是一种供给机甲和反应堆需要的燃料。根据实用中对能量释放形式的不同需求,史前能量基质可以进行必要的调整。在生物活性处于停滞状态的情况下,生命之花种子/史前能量基质这一相互作用体系逐渐释放出它们储存的能量,锂-氘溶液浓度越高,能量释放的速度越快。为了维持一个稳定的能量输出,溶液的浓度和压强需要保持在适度的水平上 。大部分的民用和舰/船用史前能量反应堆都是在这样的条件下工作的。在理想的状态下,由于种子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只要向溶液中持续补充反应原料和营养物质,发动机几乎可以无限制的输出能量。然而,在聚变反应中会产生碳原子和其他反应废料,这些物质会结合在一起形成简单的有机分子,并且同种子结合在一起,无法滤出。从而使得种子可以获得足够的营养,打破逐渐受到削弱的种子外壳而萌发。发芽的孢子产生器将不再消耗史前能量基质,能量的释放就此停止。泰洛机器人统治者实际上把生命之花当成了寄生植物,由于缺少因维人给在反应堆的新长出来的生命之花授粉(或者对机器人统治者种植的生命之花来说,缺少另一种信息素使生命之花授粉),这样长出来的新一代生命之花不能结果,也就无法用来产生能量。    另一方面,某些应用场合要求发动机在短时间内释放出大量的能量。所以需要极高浓度的史前能量基质,而且种子必须被置于高压之下。史前能量电池就是在这种条件下工作的,它特别适用于需要尽可能减少发动机体积的场合,尽管工作的时间有限。与反应堆中的工作环境不同,电池中高浓度的基质和极高的压力大大的提高了能量释放的速率,但是也使得种子丧失了发芽的能力。等到电池中的大部分史前能量基质耗尽的时候,包含在电池中的种子也死了。无论在上述的哪一种情况下,聚变反应中产生的能量都是通过高能粒子的形式释放出来,这些粒子随后被种子吸收,产生热量。通过强导热体将能量从种子传输到热电偶处,从而将热能转变为电能。从反应堆中排出的余热几乎是这一过程中唯一的副产物。由于泰洛人的材料科学的进步,发明了一种工作效率非常接近于热力学效率极限的热电偶,从而使反应余热降到最小。包括因维人在内,每一个使用史前能量的种族都采用了这项技术。 在反应堆工作模式下,能量释放的速率相对缓慢,史前能量基质必须时常排出反应堆进行过滤,排出反应废料,并补充聚变反应必需的反应原料–锂和重水。反应堆从而可以持续工作数十年之久,直到种子自然破裂开始长出孢子发生器。而在电池中,生命之花的种子一般会在剧烈的能量释放过程中被杀死,所以电池中的基质通常被有意制备成相当高的浓度,使得种子死亡时电池里的史前能量基质几乎全部耗尽。    关于史前能量过程,这里还要提到另外一点。聚变反应本身,还有它释放的高能粒子,对于种子的细胞结构都是相当有害的。为了保护种子的活性,生命之花在种子阶段发展出了强大的自我修复机制,可以补偿能量释放过程中对种子细胞造成的破坏。在这个机制中,或者说至少在生命之花的人工应用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是泰洛人命名的一种名为“zhailoni”的酶系物质(地球人称为zylonases)。这些酶可以大大加快蛋白质构建的速度,从而加速受损细胞的修复,没有这种酶的帮助,许多对细胞的伤害本该是致命的。然而,史前能量发生器中极端的工作条件(尤其是在史前能量电池中)会最终产生超出细胞自我修复能力的伤害,造成种子的死亡。

本站文章如未注明,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www.gndrive.org/2012/05/26/%e5%8f%b2%e5%89%8d%e6%96%87%e5%8c%96%e8%83%bd%e9%87%8f/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私信 删除线 签到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