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背后的骰子——量子简史(一)

死南瓜那里转的。。。对量子实在是厌恶(从本质上)。

开篇序言 从一篇演讲稿说起

如同一般的科学史,我们的故事从1900年的那篇演讲稿讲起。

1900年4月,伦敦依旧雾气弥漫,开尔文勋爵或许不会想到,在这雾霭沉沉的季节的一篇演讲稿会从此名垂物理史,几乎所有的近代物理史料都不得不提,两朵乌云的比喻从此在物理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

饶是各位看官对此了熟于胸,还是在此再做简介。70多岁的勋爵在演讲稿中说道:经典物理学的 大厦已经趋近完美,未来的物理学家只需要进行边边角角的修 补即可,只需要将常数小数点后的精度提高几位而已。当然,敏锐的勋爵并没有把话说绝,在最后,勋爵说道:当然,在晴朗的天空上还漂浮着令人不安两朵乌云。

两朵乌云,一朵是迈克尔逊-迈雷实验,一朵是黑体辐射。前者,为了验证传说中“以太”的存在,迈克尔逊设计了一套相当精 彩的实验仪器——迈克耳逊干涉 仪。然而,实验的结果坚定的否决了以太的存在。物理界顿时陷入迷茫之中,光究竟是依靠什么传播的,为何光速恒为30万公里每秒。五年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 专利局三等技术员横空出世,闪烁着狭义相对性原理光芒,爱因斯坦的惊世之作轰然击碎了这朵萦绕在人们心头的乌云,为整个物理界带来了一片新天地,这是后 话,且先按下不表。

再说这后一朵乌云——黑体辐射——本文核心内容的敲门砖,我们且放到后文慢慢咀嚼。简而言之,同样是由于经典理论得不到合理的解释,带给物理界的一片“小小”的阴霾。

年迈的开尔文勋爵或许想不到,就是这两片“小小”的乌云,在今后的三十年里迅速发展,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将经典物理学几乎完美的大厦摧毁,取而代之的是两座互不相容的理论堡垒。乌云背后,酝酿着电闪雷鸣,酝酿着天翻地覆,且让我们徐徐道来。